亦总以无力为虚

秋日的阳光懒洋洋地照了进来。临窗的书案上放着一盆怒放的海棠。紫蓝色的花瓣卷着浅黄的花蕊,仿佛一团乱飞的蝴蝶。有几朵落花掉在毛绒绒的绿叶上。他将枯黄得近乎透明的落花一朵一朵地拾起,埋入土中。为了这本即将完结的书稿,他在书房里专心写了近两个时辰,觉得有些累,便放下笔,摆弄了一下桌上的花草。漫长的冬季还没有开始,他已时时感到一种莫名的烦躁。收拾起零乱的思绪,他定下心神,拾起笔,继续写道:“瘴气者,山岚郁毒之气也。春夏之交,乍寒乍热。其气忽然蓊郁,忽然发洩。更衣不时,感冒不一。本地患者不知,医者无书可考……瘴疠虽从山川地气,随时令而得,亦乘人本虚,方乃受病。……瘴脉,虚者大而芤,实者弦而滑。久则变迁,亦总以无力为虚,有力为实也。”她在一旁静悄悄地忙碌着。看着她的背影,他又觉得歉然,停下笔,柔声道:“荷衣,别整天呆在屋里,出去走走。秦姑娘昨天不是来找过你么?”“我哪儿也不想去,就喜欢陪着你。”他苦笑。她把脑袋凑过去,看他写的字:“瘴气?……是那种山间的毒气么?”“是啊。”“那我倒想看看,咱们这山上有么?”“没有。”“哪里有?”“瘴气有好多种,有暑湿瘴、毒水瘴、黄茅瘴、孔雀瘴、桂花瘴、蚯蚓瘴、蚺蛇瘴……你问哪一种?”“有这么多啊?哪一种最毒?”“那就是蚺蛇瘴了。秋季蚺蛇交配,那时便有一种秽浊之气充盈草木,顺流而下。人若中了毒,胸腹涨痛异常,体弱的人不到两个时辰就会死,体壮的人也撑不了一日。”“可有救?”“这种毒来得快去得也快。跑出森林,到一片开阔的去处,毒性顿减,再及时地吃药便不会有事。”“告诉我这种瘴气在哪里,我到死也不去那一带。”荷衣吐了吐舌头。慕容无风笑了起来,道:“你去过。”“我去过?”她愣住。“唐门背后的大山上便有这种瘴气,所幸你去的时候是冬季。”“那唐门的人怎么办?”“这种瘴气并不是年年都发,而且,唐家堡在山的南侧,是一片开阔地段,风向又总是朝北,不会受很大的影响。何况他们大约早有防治的办法。唐门里有不少高明的大夫。”——她点点头,想起了薛纹。他还想再说什么,赵谦和敲着门进来了。“什么事?”他问。赵谦和迟疑了一下,道:“吴大夫和陈大夫失踪了。据谢总管估计,他们大约是被唐门的人抓去了。”慕容无风脸色微变,道:“谢总管在哪里?”“他已派人四处去找,不过还是想问一下,夫人是否知道唐家的人还会藏在什么地方。”慕容无风想了想道:“我记得你上次说过,唐门在神农镇有两处产业,打的是酒店的旗号, 正规网投游戏网站用的却全是唐门的家人。”荷衣上一次杀唐大, 线上最大真人赌城找的就是其中一家名叫“遇仙楼”的酒馆。“不瞒谷主, 真人视频赌博游戏网站遇仙楼已于昨日易主, 澳门在线游戏开户注册所雇之人从里到外更换一新,目前是翁老板代管。为了谷里的安全,我们手段上略微霸道了一点。”“还有一家,不是么?”“那一家叫做‘宣怀楼’,老板虽是唐家的,产业却挂在知州大人的名下。我们不能贸然进去找人。”“这个时候若还不贸然,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贸然?”他心中着急,不禁猛烈地咳嗽起来。赵谦和道:“是。属下们曾找人化妆成外地食客,混进去到各个角落检查了一番。那个酒馆并不大,里面一个可疑的人物也没有。”荷衣道:“谷里出去了很多人么?”赵谦和点点头:“出去了一小半,有一半人留守。顾十三、山水、表弟,还有叶家兄弟都去了。”他顿了顿,又道:“两位大夫不是在谷内失踪的。今天镇上有一个医会,谷里有不少大夫都去参加。吴大夫原本是不去的,不知为什么早上却跟着陈大夫的马车出了谷。——他们是在路上被劫走的。”陈策是慕容无风的首徒,主持谷外诸馆的医务,尤精内科与伤科。他经常出谷到镇上各馆巡诊。荷衣道:“昨天我去接吴大夫时,她在唐潜的手上。要不是半途上杀来了一群五毒教的洞主,吴大夫只怕早已被掳到了唐门。”慕容无风皱着眉道:“昨晚上你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“我已将她救了回来,以为她不会再有事了。”不让他接话,她又道:“你别担心,方才你不是叫我出去走走么?我这就出去。”“等等!”他想拉住她,却已迟了,眼睁睁地看着她衣影一飘,飘出了门外。赵谦和也跟着退了出去。过了片刻,太阳城投注平台网址门外传来两声咳嗽,赵谦和又折了回来。“还有什么事?”他靠在椅背上,道:“怎么最近大家都病了,连你也咳嗽起来了?”赵谦和道:“谷主说哪里话,我老头子怎么会病?只不过是这天气实在有些冷,又湿又冷,我不免犯些咳嗽而已。”“前天听风楼上和蒋家的那笔生意谈妥了?”“谈妥了,一谈就妥。”慕容无风冷冷地打量着他,忽然道:“从来没有什么蒋家,阁下究竟是谁?”赵谦和哈哈一笑,嗓音忽然变得十分尖锐:“人人都说神医慕容是个天才,我今天果然见识了!”他将脸上的面具一拉,露出一张滑腻的圆脸和一双机灵的小眼,道:“敝姓唐,单名一个‘溶’字,如果这个名字你记不住,也可以叫我唐十九。”唐家的人太多,整个家族有几百号人,没人能够记得住每个人的名字,经常在江湖上露面的几十人大家却都知道名头。慕容无风总算从荷衣给他讲过的江湖故事中,想起了“千变神君”范石淙这个人物。荷衣说,此人曾以“无形神掌”独步天下,晚年收了唐十九做他的高足,尽得他的真传。慕容无风道:“唐公子要到云梦谷来,在大门通报一声即可,何必如此大费周章?”他神态淡定,毫不动容。唐溶扫了一眼他的书案,道:“听说谷主近来又要写一本与唐家过不去的书,公布一批唐门毒药的秘制配方。书的名字……”他一把将桌上摊着的一叠书稿拿在手上,翻出首页,“叫做《云梦验案类说续编之毒症指迷》。这名字真好听,可惜太长。我借回去先睹为快,可以吗?”他嘴上说得很客气,却毫不犹豫地将所有的书稿卷成一大卷,塞在怀里。慕容无风冷冷地看着他,道:“原来唐门的人也干起了偷盗这种令人不齿的勾当。”“若不是谷主始终与唐门作对,弄得我们几乎大厦将倾,我们也不至于如此堕落。”“你想怎么样?”“不想怎么样。现在无论我怎么对付你,都有些于心不忍。还是给你一个痛快体面的死法比较好。”说罢,他忽然伸出手,死死地掐住了慕容无风的脖子。他的脸在唐溶铁箍一般的巨掌下开始变红,继而变紫,他浑身虚弱已极,竟连一点挣扎的气力也没有。唐溶明明轻易就可以拧断慕容无风的脖子,却更愿意看着这个人在自己的掌下剧烈抽搐而亡。——他虽排行十九,刚刚死去的唐五却是他嫡亲的兄长。正在这时,他的身后忽然传来剑气破空的啸声。慕容无风坐着,他站着,那剑直刺向他的太阳穴。他放开手,从腰下抽出一条三节棍,“咣”地一声,将剑砸开!回头一看,自己胸前的灰袍已然被剑划开了一个大口,书稿有一大半散落在地。那剑简直不容他细想,便如快电追风般地卷了过来,直将他迫到窗口。他一脚踢开铜炉上的小锅,将剩下的书稿扔到炉中。那是上好的宣纸,极细极轻,入火即腾腾地燃烧了起来!紫衣人见状大怒,刷刷几剑,挑开尚未燃着的一团纸,剑法越发毒辣,招招致命,竟露出与他拼命的架式来了。唐溶无奈,只好夺窗而逃。他轻功极佳,在房檐上几个轻纵,便消失不见。荷衣无心恋战,扔开剑,将倒在地上的慕容无风送到床上,推拿半晌,他才幽幽地醒过来。“我的书……”“被他烧了一些,大约有二十来页……你别着急。”见他脸色仍旧发紫,她将他的身子抬起来,让他靠在自己的身上。“二十来页……还不算太多,我还记得起来。”他的脸色很可怕,却挣扎着要坐起来,“趁现在还记得,我得马上将这几页补上。”“你的记性一向很好。”她轻轻地按住他:“别多说话。”

  新浪娱乐讯 据日本《AERA》杂志报道称,作为慈善活动家被人们熟知的X Japan队长YOSHIKI在此次新冠疫情下也积极地做了很多相关活动,日前接受采访,他谈起做慈善的原因以及意义,慈善不仅助人,也救赎了他自己。

,,澳门真人皇家网投